beat365官网_best365官网登录

当前位置: beat365官网 > 情感专区 > 正文

【湘韵作家专栏】孤独的七夕(小说)

时间:2019-10-25 08:23来源:情感专区
园子里,小孩提着泡沫口袋满园子乱跑,嘟哝听不懂的话时而踩上去,一跳一跳时而抛向天空,又奋力接住人们都说,这孩子顽皮可爱 盛夏的太阳,热得像一团火。那已经坠入西天边的

园子里,小孩提着泡沫口袋满园子乱跑,嘟哝听不懂的话时而踩上去,一跳一跳时而抛向天空,又奋力接住人们都说,这孩子顽皮可爱

盛夏的太阳,热得像一团火。那已经坠入西天边的太阳,已经烧红了西边山顶上的那片云。一阵咔咔响的三驴子声音,响彻在通往山腰上屯子里的土道上,三驴子一过,趟起一溜黄色的尘土,那黄色的尘土在山间里的微风吹拂下,飘向半空,落在了路两旁大树的叶子上,荒草上。使得路两边的绿,都带有厚厚的一层土。三驴子突突地在烟尘的前边奔跑着,嚎叫着。让天空中那已经西斜的太阳,都嚼起了嘴巴。
   快进屯子了,那三驴子顺着自己压出来的三条车辙,左摇右晃的向前冲着,车上那一车破破烂烂的东西,特别是那用小绳绑在车厢上的塑料梆壳(塑料桶),在小三轮子的摇摆下,乒乓乱响。
   小屯里的人都知道,这是瘦小枯干的二老头子收破烂回来了。
   二老头子顺着车辙,一路颠颇着,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。他刚刚停下三驴子,一眼就看见自己家那园子里的十几只小鸡了,那一群小土鸡,一个个的在垄台上打着抱窝(用土洗澡),扇动着翅膀,那些刚刚种出来的秋白菜,又没了。看起来今年淹酸菜,只有买白菜了。二老头子匆匆的跳下了车,顺手在地上捡起来了一块砖头子,嘴里喊了一声:“啊是……”手里的砖头子就向园子里的小鸡打去。巧了,往回想打,咋的也打不上。可今天,只是随手一扔,只听嘎嘎的一声,一群小鸡都跑了,可有一只躺在了垄台上,扑撸着两只膀子,在垄台上滚了两下子,不动弹了。
   二老头子一片腿,从一块矮障子的地方进了园子,他来到了死鸡的地方,用脚扒拉了一下死鸡,看看,真的完了。二老头子坐在了死鸡旁边的垄台上,从裤腰上拽下烟口袋,他又从半截袖的衣兜里掏出来了大烟袋,把两个手指头伸进烟口袋嘴里,往开一张手指,把烟口袋的嘴撑开,把一个大烟袋伸进烟口袋里,用手捏估了几下,装满了烟,他把烟袋叼在了嘴里。另一只手从短裤的裤兜里掏出来了打火机,用手使劲地按了两下,气打火机呼呼地窜起来了火苗 。二老头子把火苗凑到装满烟抹的烟袋上边,吧嗒吧嗒地往里抽着。那蓝蓝的烟雾,顺着吧嗒吧嗒的烟袋嘴里冒了出来。一股辛辣的烟草味,也从二老头子的嘴里喷了出来。瞬间飘满了空间。二老头子坐在那,一连抽了两袋烟。突然死在他旁边的小鸡,嘎嘎的一声叫唤,窜起了身子,嘎嘎的叫着,里倒歪斜的逃跑了。二老头子坐在那里,只是歪过头看了一眼,慢慢的站起了身子,他从进来的地方,又迈了出去。二老头子把一三驴子破烂拉进到了院子里,来到了一大堆的废品跟前,他把三驴子灭了火,下了车,走到了窗户底下,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。他刚刚的坐下,又急忙地爬了起来,嘴里小声的叨咕着:“他妈的,累死了……”他嘴里小声的叨咕着,走向了鸡架,一会的功夫,他就从鸡架里钻了出来,手里拿着五六个鸡蛋。二老头子把手里的鸡蛋送到了屋里,他又从屋门里钻了出来,走向了小园子。到了园子门跟前,拿起来了园子门旁边的种地镐,打开了园子门,进到了园子里边。他把鸡刨的垄台,用手里的镐把垄破开,从衣服兜子里掏出了香菜籽,种了起来。
beat365官网,   天渐渐的黑了起来,二老头子从园子里出来,他把手里种地的镐又立回到原来的位置 。他匆匆的从房子的东边抱回来了一掐柴火,放到了院子的当心里,点着了火,又迅速的在障子边上薅了一大把绿蒿子,放到了已经要烧着了的柴火上。一股黑乎乎的浓烟,在二老头子家的院子里,冒了起来。(这是农村人晚上常用熏蚊子的一种办法)二老头子又坐回到了火堆的旁边,掏出了烟口袋。他把烟口袋拿在手里摆弄着,慢慢的躺倒在了火堆的旁边,他看着手里的烟口袋,在他的脑海里,又回到了过去。
   二老头子从小就瘦小枯干,满脸的褶皱,从小就像个小老头。没个人样儿,是受气包那伙的,从小到大就是受人欺负。长到了二十多岁,一米五过点不多。家里外头都因为他长得小,啥好事也轮不到他。自己的哥哥,弟弟都结婚了,唯独二老头子是光长心眼不长个。老爹老妈也着急,四个儿子都有家了,唯独这老二,老爸和老妈媒人不知托了多少个,被面不知道搭了多少双。可下遇到一个同意的。可这个女人是人高马大,就是心眼有点少,还有一个要求。得二老头子做上门女婿才行。
   二老头子从平原,来到了山区里。从小就受人欺负的二老头子,早就学会了见风使舵,会看脸面,没几天的时间就得到了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认可。丈母娘家就这一个闺女,可好,好景不长。 家庭殷实的丈母娘家,两年不到,一对老夫妇双双毙命,家业也因看病,都贡献给了医院了,空荡荡的一个家里,东西和钱财都荡然无存。幸亏二老头子脑袋好使,老婆又有一把好力气。一个能支,一个能干。二老头子夫妇俩结婚八年,才有了一个儿子。当儿子八岁上学了,二老头子的老婆也因常年的在地里风里雨里的摸爬滚打,得了类风湿。儿子刚刚上到了初中,老婆子就瘫痪在了床上。没办法支撑地里的活计的二老头子,只好把地卖掉,买了三驴子,开始了做小买卖,靠收破烂养活一家人家。儿子高考的那一年,老婆子没能看见儿子跨进大学的门槛,就走进了天堂。
   七夕马上就到了,二老头子早早的吃完了早饭,背上一捆子烧纸,拿上一把铁锹,趟着齐腰深的野草,徒步上了山。他要给老婆子上上坟,填填土。和老婆子说说心里话。
   在一群杂树的中间,有两个坟头。一个是二老头子的老丈人和丈母娘的,另一个就是自己的老婆子的。两个坟的坟包上,都长满了紫色和黄色的野菊花。那满坟的花朵,都是二老头子一颗一颗亲手栽上去的。两座坟头没有一点塌陷,都不用填土。二老头子把一大捆子烧纸放到了地上,打开其中的一捆子烧纸,从里边拿出一张纸,爬上了老丈人的坟头,他用一块大土块把纸压在了坟头的顶上,老婆子的坟上也压上了一张。两堆烧纸同时在两座坟头上的右下方呼呼的着着,一缕缕的青烟,飘向了高空。
   二老头子望着缈缈升起的纸烟,他坐在了老婆子的坟头上,掏出来了老婆子给做的烟口袋。虽然这个烟口袋做的粗糙,不好看,还有些蠢。可老婆子离开他已经几年了,他都小心地呵护着,用心地保管着。看到了烟口袋,他就好像看到老婆子就在自己的身边一样。二老头子的手里拿着烟口袋,慢慢地躺在老婆子的坟头上,鼻子闻着身子两边的野菊花的香味,一双眼睛毫无目的地望着参天的大树。嘴里小声地跟老婆子说着话:“老婆啊,你现在是享福了,我们俩刚结婚在一起的时候,你处处护着我,你为了我跟别人打架,你为了我跟别人动刀子,在这里没人敢欺负我。地里的活都是你的。你常常说我像个小鸡子是的,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,要不是有层皮包着,都得散架子。就你这小样地,还要上坡里去干活儿,我都怕刮大风把你给刮跑了。
   家里的活,山里的活你都不让我干。别人都说你傻,可我知道,你爱我,怕我累着。好吃的,可着我吃,你不舍得吃一口。有了儿子了,你更不肯多吃一口好吃的。我知道,你心痛我,我更知道,你离不开我。可你却扔下了我们爷俩早早地走了,我知道你遭了不少的罪,受了不少的苦。可你得的这些病啊,都是在地里受的潮湿来的,现在想想,我真的有些对不起你。你瘫痪了十几年,我次哄你,帮你整理一切,你一整就说;“你让我死吧,我是个累赘,不能帮你干活,还竟成天的吃药花钱。”你可知道我的想法吗?你离不开我,其实我也离不开你。儿子上学走了,家里有个你,我的心里就有个底,回家就有个盼头。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,是我愿意为你做的。老婆啊!我真的很想你。我不妨告诉你吧,我也用不上几年就会来找你了,我这些日子以来,胸脯子里边总疼。上两天我到医院看了,拍了片子。大夫说是肝硬化,换句话说就是肝癌。可我暂时还不想去找你,我得把我们的儿子供出学校,再给他攒个十万八万的,你放心,我一定会坚持到底的……”
 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才五十多岁的二老头子,扛着铁锹,满脸的褶皱里,淌满了泪水,他一步三回头的 ,艰难地往山下走着。他的嘴里还在自言自语地叨咕着:“年轻人都走了,屯子里还剩二十一户人家,六十三口人。三十八口到岁数的,(年岁大的)我要是死了,下一个会是谁呢……”
   呼呼的风,刮着了院子里的那堆柴火,躺在火堆旁边的二老头子,迷迷糊糊的被身边的火烤醒了,他急忙地爬起来,几脚踩灭跟前的这堆火。他进到了屋里,用水瓢在水缸里舀了一下子凉水,出来浇到了火堆上。火堆发出来了吱吱的响声。外屋的电灯亮了,灶坑里的火苗烧了起来,烟囱里冒出了滚滚的炊烟。
   天完全的黑了下来,一道银河横跨天空,天空那一点点弯弯的月牙,藏在了一块云团里,七夕到了,它是不是也有些害羞还是有些难过……。      

园子里,大人提着泡沫口袋满园子跑,嘟哝着听不懂的话时而坐上去,脚一颠一颠时而扔向远处,又跑去拾起人们都说,这家伙是个疯子

编辑: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:【湘韵作家专栏】孤独的七夕(小说)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