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at365官网_best365官网登录

当前位置: beat365官网 > 情感专区 > 正文

病房日记

时间:2019-11-13 19:02来源:情感专区
嘈杂的门诊大厅,到处都是面带愁容行色匆匆和无精打采哀叹迟缓的人,后者是病人前者自然是病人家属,也有满脸春风笑容满面者,不用说是病已治好之人或家人,还有满面泪水感恩

嘈杂的门诊大厅,到处都是面带愁容行色匆匆和无精打采哀叹迟缓的人,后者是病人前者自然是病人家属,也有满脸春风笑容满面者,不用说是病已治好之人或家人,还有满面泪水感恩涕零者,更有磕头作揖哀求者,病痛让人无可奈何,人间万象,哀乐皆存。我穿梭其中机械地付钱取药,在大夫麻木的眼神中离开又归来。母亲早已做好了打针的准备,我的工作也做完了,自认为诊疗室不许闲人及家属入内,就想离开,其实说白了我也害怕看那长长的针头扎进母亲的膝盖里。这时母亲开口了,喊着我的乳名说:你过来,上我边上来,我害怕!我怯生生的坐在母亲身边,不知该如何安慰。然而,当母亲胆怯的闭上眼睛,如同孩子般扑进我的怀里,我脆弱的泪腺瞬间崩溃,湿润的双眼顷刻朦胧了现实的场景,我紧紧的抓住母亲的双手,将脸深深地贴近母亲满是银发的头顶。像母亲当年痛爱我一样,轻轻的在母亲耳边安慰:没事,一会儿就好了,放松点,没事。母亲在微微的颤抖,双手变得冰凉,没有任何的回答,只是呻吟着轻轻的点头。母亲老了,像个害怕的婴儿蜷缩在我的怀里。这一刻我想起了小时候,如果是受到惊吓,我会哇哇大哭着跑回家,一头扎进母亲的怀里,搂着母亲嚎哭不止,母亲心痛的抚摸着我的头,总是用同一种方法安慰我,“不怕,不怕,娘打他,好孩子不哭了!”说完再双手拽着我的两个小耳朵,和尚念经样的啯啰着:狗吱吱;猫吱吱;小孩吓着不吱吱,来家咾!每每母亲念咕了这句话,我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灵神保佑似的,哽咽着把头埋在母亲的怀里,也是像母亲今天这样轻轻的点点头,尔后恐惧感随之荡然无存,总会是安然无恙。

beat365官网 1

此刻母亲平静的趴在我怀里,放松的像是睡着了。是啊!对一个母亲而言,还能有什么地方比自己儿子的怀抱更安全、更幸福呢!诊疗室里静的让人窒息,好像只有母亲紧促的呼吸声和我“砰砰”的心跳声。我偷偷看了一眼,医生的针头依然还在母亲的膝盖上游离,母亲的腿在不规律的痉挛,显然是因为痛疼的缘故,紧贴我胸口的额头微微渗出了汗珠。母亲紧紧抓着我的衣服,怕是没了依靠。我更加抱紧了母亲,生怕母亲再受到别的伤害。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,我多想能和小时候的母亲痛爱我一样,也有神奇的法力,念咕一通咒语就能化解病痛。我闭上眼睛几度哽咽,任泪水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。我轻轻拍打着母亲的后背,就像母亲当年拍打我入睡一样。那个没有电扇空调的年代,母亲就是这样一手轻轻拍着我,一手慢慢的摇着蒲扇,让我在清凉中渐渐入睡。母亲已经完全的放松下来,没有了丝毫的紧张,肌肉也松弛下来,针管的送药也舒畅了很多,很快就注射完毕。母亲抬起头,脸红红的,荡漾着微笑和幸福。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分钟,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分钟,我懂得了母亲的心。为什么母亲执意要我陪她来医院,我明白了母亲的需要是什么!不是给母亲买礼物、补品和钱,母亲就能幸福了,母亲需要的不是物质上的满足,而是精神上的安慰,母亲最大的幸福就是让儿子多陪陪她。

今天是十月二十七日-----母亲的祭日。本该去她的坟上看看。谁料我却因肺部感染住进了兰空医院呼吸科。四年前的今天母亲正是从这走的.....。眼前还是那几条空空的长椅,还是一地落叶,重症监护室的门还是虚掩着,只是不再見那只陪伴我一个月的胖猫了……。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又一次提醒我母亲确实走了……

      有什么语言能表达我对母亲的思念呢?让我把四年前在手机上陆陆续续写下的日记做为我对母亲的祭礼吧!             

2013.9.25       

   

    凌晨,妈妈突然呼吸困难,并伴有咳嗽。我和小宋扶妈妈起来,背后垫上被子,她的呼吸似乎平缓了许多。我坐在床边,妈妈的眼神充满了惊恐。我一边轻轻为她拍背,一边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说:没关系哦!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天亮。七点半我去上课。十点半匆忙赶回来时,妈妈躺在床上,喘着粗气 ,我把妈妈侧过身来,轻轻给她拍背,告诉她不要怕,赵涛(姐夫医生)就来了,妈妈点点头,仿佛安心了点儿。十一点姐姐两口子来了,很快扎针输液。下午妈妈有所好转,我心里放松了许多,突然感到精疲力尽,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。    丫丫陪着奶奶。         

2013.9.26     

  我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, 妈妈肺部感染。考虑到住院只能住呼吸科,很易交叉感染。姐夫请来他们医院的护士长教我扎针输液,以便在家里治疗。在姜护士长的教导下,我战战兢兢拿废弃的针头反复练习,并把操作程序一一写在纸上。明天我就要上岗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丫丫不得不回深圳上班,临走时恋恋不舍的趴在奶奶 耳朵边说:奶奶,我春节再来看您........。我强忍着泪,仿佛感到这是诀别……       

2013.9.27       

beat365官网,      早上五点半起床 ,给针头,瓶盖儿消毒,将所有液体按顺序拍在桌子上。妈妈怀疑的看着我。我假装轻松的说:我昨天练了上百次呢!是熟练工了。我又指指床头柜上排列有序的药瓶说:别害怕,我就是护士长哦!妈妈不信任但又无奈的瞪了我一眼。

    终于小心翼翼的输上了第一瓶液体,然后仔细交代小宋如何换液体。一切准备停当,才自己刷牙洗脸,7:15离家去上课。10:30回家,坐在妈妈身边,拉着妈妈的手摩挲着,妈妈抬起眼晴看着我,似乎是表达对我的认可。我太累了,不知不觉爬在妈妈身上睡着了。

2013.9。28

        昨天的液体似乎没什么作用。妈妈难受了一夜。我和小宋轮流起来给她拍背,巴巴的盼着天明。

        下课回来建平说姐夫送妈妈去兰空住院了。建平推着轮椅下楼时问妈妈:住院好吗?妈妈突然张大嘴点着头无声的说:好,好,好。这也许是强烈的求生欲望吧!

        来到病房。说是重症病房,里面住着三个病人:一个五十左右的糖尿病男病员,状态还好,正在嗑瓜子,吐了一地的爪子壳。一个感冒的老头。老头不停地让护士做这做那,却无法清晰的表达,所以大喊大叫。妈妈病情最重。一早晨的折腾让她无力的躺在那儿。中午吃饭妈妈很吃力,我和姐姐只好轮流坐在床上让妈妈靠在我们的怀里,不停给她拍背。我突然深深地感到:小时候父母是我们全部的依靠,现在我们是妈妈的依靠。   

  1. 9.30   

      姊妹们轮流守候妈妈,心里的压力很大很大,姐姐提议明天放松一下去白塔山。这半年来发生的事让我们几近崩溃,姐姐调侃地说:亚历山大,放松一下吧。    一大早安排好妈妈,吩咐好小宋,我们便驱车去了白塔山。大家聊天儿,喝茶,拍照.....其实大家的心都很难真正放松。五点返回医院,......   

2013.10.7   

      妈妈的病情进一步加重,已无法进食,每天让小宋把各种营养蔬菜肉类打成糊,给妈妈鼻饲。妈妈的呼吸越来越困难,大量的汗水浸湿了衣服,枕头。现在医生正在做气管镜,我的心紧紧的揪着,愿上帝保佑妈妈平安。

        晩上在妈妈床边搭个折叠床陪床。屋里一片漆黑。黑暗中只听到妈妈艰难的呼吸。我的一只手握着妈妈的手,不知能不能给她一点安慰。

2013.10.17   

      给妈妈做好饭,和小宋去医院,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说:妈妈正在抢救。我提着饭盒飞奔。来到医院,病房里挤满了医生护士。我的心紧紧揪着,祈祷妈妈平安。过了一会儿医生出来了,说:没事儿了,老太太很顽强。我这时才感到满脸流淌着的泪水和汗水⋯。走进病房,妈妈满头大汗,却大大的睁着眼睛,仿佛生害怕闭上眼睛会突然离去。我的心很疼,却无力帮她,只是轻轻擦拭着她头上的汗水,蹲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轻轻的说:没事儿,您休息一会儿,就会好的。哥哥也像哄孩子一样,安慰妈妈。妈妈很听话的闭上眼睛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     我很想哭,可却哭不出来。我可怜妈妈所遭受的痛苦,甚至希望她丧失知觉,而妈妈却清清楚楚的忍受着每一分每一秒的痛苦,又无力用语言表达出来。   

编辑: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:病房日记

关键词: